<em id="tn3nn"><p id="tn3nn"><menuitem id="tn3nn"></menuitem></p></em>

      <noframes id="tn3nn">
      <noframes id="tn3nn">
      <address id="tn3nn"><address id="tn3nn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tn3nn"><form id="tn3nn"></form><form id="tn3nn"><nobr id="tn3nn"><progress id="tn3nn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n3nn"><listing id="tn3nn"><menuitem id="tn3n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n3nn"><listing id="tn3nn"><menuitem id="tn3n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文娛新聞  > 正文

        遇冷的古裝劇,少了些什么

        作者: 來源: 解放日報 發表時間: 2022-03-17 11:05

        ■這些輕量化的古裝劇存在的普遍問題是,因為投資“小”,忽略了制作上的精細,“小而美”是少數,“小而丑”不幸成為主流

        ■現實主義不是現實題材,它是一種創作手法,任何杰出的古裝劇、家庭劇、年代劇、職場劇等,其共同點都是恪守現實主義的創作手法

        ■古裝劇應該找到歷史人物與當代觀眾的情感聯結點,通過“典型環境”中的“典型人物”塑造,表達一種能夠穿透歷史、抵達現實的現代意識

        當下的古裝劇創作,似乎未能令觀眾感到滿意。粗略統計,2021年在電視臺和視頻網站上播出的古裝劇數量有60余部,而豆瓣評分及格以上的不足10部。被寄予厚望的一眾S+級別(視頻網站對于網劇的最高級別)古裝劇,從年初的《上陽賦》《斗羅大陸》《有翡》《錦心似玉》《長歌行》,到暑期檔的《千古玦塵》,再到歲末的《風起洛陽》《雪中悍刀行》,均徘徊于及格線上下,未能取得耀眼的成績。其他諸多中小成本古裝劇,更是口碑平庸。

        過于迷信IP的副作用已顯現

        長期以來,古裝劇是最受國內觀眾喜歡的電視劇劇種,受眾基礎龐大,這些年也有爆款代表作。但2021年S+級別古裝劇紛紛折戟,意味著傳統的“大IP+大投資+大制作+流量明星=爆款”的公式在失效。

        不難發現,前文所列舉的S+級別的古裝劇,幾乎都改編自網絡小說,只有《長歌行》是改編自漫畫。譬如《斗羅大陸》改編自唐家三少的同名小說,《錦心似玉》改編自吱吱的小說《庶女攻略》,《雪中悍刀行》改編自烽火戲諸侯的同名小說……這些小說多是擁有眾多讀者的網文大IP,將它們改編成影視劇,天然地就具有話題量,宣發事半功倍,也自帶一定數量的觀眾,更有可能成為爆款。出于這個原因,幾年前影視圈出現了爭搶網文IP的熱潮。

        但過于迷信IP的副作用正顯現出來。不僅僅因為不少熱門網絡小說本身其實頗為平庸,更致命的是,網絡小說的高度模式化。譬如小說《斗羅大陸》和小說《雪中悍刀行》都屬“男頻”里的爽文,雖然寫作者的風格不一樣,但起承轉合卻分享著相似的“流程”:熱血少年在機緣巧合之下習成絕世武功,之后少年不斷打怪升級中,一次次以弱勝強,一步步逆襲成王,造福天下。這兩部小說改編影視劇時的執筆編劇都是王倦(《慶余年》編?。?,它們最后都有點“王倦化”了:以爽感為核心,再加上三分權謀,三分江湖,三分喜劇。無怪乎有人說,看著《雪中悍刀行》,還以為自己是在看《慶余年2》呢。

        至于那些帶有仙俠和奇幻元素的古裝偶像劇,談情說愛是核心。其中仙俠劇的同質化程度最高。仙俠世界里的神啊、仙啊,都活了幾千年幾萬年了,但他們的格局就跟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一樣,戀愛大過天,幾世輪回的主要精力都用來談戀愛了。觀眾對《千古玦塵》態度的冷淡,映射出仙俠劇同質化的危機:“三生三世談戀愛”也會跟“白馬王子與灰姑娘”“霸道總裁愛上我”一樣變得俗不可耐。

        缺乏建構更宏大更理想世界的能力

        除了面目雷同外,一些古裝大劇令人失望的另一個根本癥結是:雖是大制作,格局卻不大。從《有翡》《斗羅大陸》到《千古玦塵》《雪中悍刀行》,“俠”都是這些劇集所要烘托的主人公品質。身在爾虞我詐、世事難料、身不由己的江湖,俠之為俠,不是他們順應江湖規則,被江湖所同化,成為貪生怕死、唯利是圖、恩怨不分的小人;俠之大者,在于為國為民,在于對正義的堅守,在于替天行道、懲惡揚善的快意恩仇,在于對絕望命運和殘酷法則的反抗……

        如今的一些古裝大劇,卻在丟失“俠”的內核,它失去了想象和建構一個更宏大更理想的世界的能力,兒女情長比家國天下擺在更重要、更迫切的位置。如果三生三世只為戀愛,“仙俠”只有“仙”沒有“俠”,如果武俠世界,都在忙著權謀和“搞笑”,那么劇集傳達給觀眾的價值內核,也是逼仄的、狹隘的。

        大制作的古裝劇以外,大多數古裝劇都是小成本,足見2018年“限古令”仍在持續影響著古裝劇創作,仍在持續擠壓行業泡沫、遏制虛假繁榮。這兩三年,古裝劇每年的備案數目都不高。譬如2021年1月至11月全國電視劇拍攝制作備案公示的劇目總數為447部,古裝劇僅為19部。古裝劇跳出戲說、宮斗、歷史虛無主義等窠臼,將更多精力投注于武俠、奇幻、仙俠、喜劇、甜寵、探案等古裝題材。小而美,正成為古裝劇新的追求。演員陣容上,不選最貴的,盡量選取對的;主題表達上,不追求宏大敘事、宏大框架,而在細分的主題上做到極致,既有生活化、輕量化的一面,也能由極致抵達思考的深度。

        眾所周知,跟當代都市劇相比,古裝劇的投資耗費往往會更大。比如古裝劇需要搭幾十個上百個外景,大到一座城池,小到一簾帷幔,怎么搭建、如何擺放,全都經過工作人員的精心設計,一次轉場可能就得出動多輛道具車;比如人物的造型,服裝和頭飾是什么年代不能錯亂,演員的儀態舉止等也要考究……如今我們所能看到的那些經典的古裝劇,背后都花費了主創者無數的時間、精力和心血。例如1987年版《紅樓夢》,前后就花費了7年時間:2年研討,2年籌備,3年拍攝?;瘖y造型師楊樹云,當年把《紅樓夢》讀了7遍,成了半個紅學專家,給劇里幾十個演員設計出了160個造型。他談到這段經歷時說:“我看了多少古代繪畫,臨摹了多少作品,翻閱了多少史料與資料,吸收了多少姊妹藝術的造型精髓?,F在的人,不會也不愿意下那么大的功夫,對中國五千年傳統的熱愛欠缺?!?/p>

        應找到歷史人物與觀眾的情感聯結點

        “小而美”的理想很美好,現實卻很骨感。近來,古裝劇頻頻登上熱搜的關鍵詞是“審美降級”:布景粗糙、造型隨意、道具穿越、人物言談舉止現代化……觀眾看不到制作方的嚴謹與誠意,也察覺不到古裝劇應有的歷史感。比如《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》中有一個片段,女演員披著一頭焦糖色還頗具蓬松感的頭發,身穿白色浴袍。只看這個片段還以為是在快捷酒店呢,哪里是古代的語境?鞠婧祎在《慕南枝》中的造型與妝容,與她在《蕓汐傳》《漂亮書生》《如意芳霏》等劇中的扮相也幾乎一樣,但這些劇集的歷史背景并不一樣……

        這些輕量化的古裝劇存在的普遍問題是,因為投資“小”,忽略了制作上的精細,“小而美”是少數,“小而丑”不幸成為主流。絕大多數豆瓣評分都不及格,更有得三四分這樣的慘案。為什么制作方追求“量”,不惜“爛”也要“濫”?主要還是受到視頻網站策略的影響。為了留存會員,視頻網站需確保有足夠數量的新劇填充內容庫,以至于盲目追求劇集的數量,犧牲了質量。但觀眾(也包括視頻網站的會員)寧愿“少而精”,也不要“多卻爛”。因此,古裝劇的備案數目下跌并不見得是一件壞事,把錢都花在刀刃上,不盲目追求數量,一年多出幾部古裝精品劇,“小而美”“少而精”,古裝劇反而能行穩致遠。

        小成本古裝探案劇《御賜小仵作》成為2021年國產古裝劇的“年冠”,豆瓣評分8分。它并非什么大IP改編,演員也是沒什么流量的新人,但憑借優秀的質量,口碑不斷發酵,反而成為2021年好評度最高的古裝劇。原因無他,尊重戲劇的創作規律,小成本卻不忘打造精品的初衷。既然是探案劇,那么它就踏踏實實、本本分分進行探案推理,情節嚴謹、邏輯在線;不時通過古風小漫畫為觀眾還原案件過程,頗具巧思;哪怕因為投資有限,服化道簡略了一些,但“簡略”卻不“粗糙”,力爭嚴謹準確,案件該有的美術配置不馬虎,實景拍攝不摳圖……劇集尊重觀眾的智商、尊重觀眾的審美,觀眾也不吝好評。

        知名導演鄭曉龍有一個發人深省的說法:“古裝劇也要有現實主義精神?!爆F實主義不是現實題材,它是一種創作手法,任何杰出的古裝劇、家庭劇、年代劇、職場劇等,其共同點都是恪守現實主義的創作手法,就像《人民日報》一篇評論文章寫到的,“要從真實的人、事、物和客觀的歷史邏輯出發,通過對當下和過往兩種時空的準確把握,呈現其發展軌跡和規律,觸發人們對現實生活的觀照”。

        古裝劇應該找到歷史人物與當代觀眾的情感聯結點,通過“典型環境”中的“典型人物”塑造,表達一種能夠穿透歷史、抵達現實的現代意識。就比如《御賜小仵作》里有個橋段,當手下責怪女主角“輕信”才被騙時,男主角糾正道:“這話她父母說得,親友說得,尋常路人說得,唯獨公門之人說不得。公門人若要求百姓日防夜防,時時處處謹小慎微,那朝廷養我公門之人何用?”這就是古代民本思想的現代闡釋。

        這并不是說要古代人物揪著自己的頭發離開地球,而是應該意識到:古裝劇不是糟粕觀念的承載者,而應該棄其糟粕,取其精華,將精華部分與現代價值觀結合起來,并予以強化凸顯,讓古裝劇具備突破性和創新性的表達,以史為鏡,觀照今人。這是優秀古裝劇的最高價值,亦是我們對未來古裝劇的期待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
        李立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       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        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
       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在线观看
        <em id="tn3nn"><p id="tn3nn"><menuitem id="tn3nn"></menuitem></p></em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n3nn"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n3nn"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n3nn"><address id="tn3nn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n3nn"><form id="tn3nn"></form><form id="tn3nn"><nobr id="tn3nn"><progress id="tn3nn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n3nn"><listing id="tn3nn"><menuitem id="tn3n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n3nn"><listing id="tn3nn"><menuitem id="tn3n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